第二是国网公司提出泛在电力物联,充电基础设施快速发展

泛在电力物联网的战略意义分析以及如何落地

充电桩运营商要扭亏为盈突破口在哪?

德国电动汽车充电桩将实现精准计量

2019年3月5日

2019年3月1日

2019年3月6日

国网公司提出“泛在电力物联网”,是把它提升到企业战略高度的。虽然现在大家都在解读其技术和业务含义,最高大上的已经到了“空天地一体化”的物联通信了。个人认为,泛在电力物联网概念的提出,第一是泛在电力物联网是一个相对独立的技术和业务概念,电网公司和能源企业都可以使用和实践;第二是国网公司提出泛在电力物联,也包含了对能源行业,特别是综合能源服务以及能源互联网未来趋势的一些思考。

新能源汽车保有量的增加和续航里程的提升,使人们日益看重充电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发展。国家电网公司的数据显示,2019年春节期间,其经营范围内的26个省份实现电动汽车充换电量1509.9万千瓦时,较2018年春节同期增长154%,充电需求增速明显。有业内人士认为,充电桩产业即将迎来爆发阶段。

据外媒报道,从4月1日起,德国的电动汽车充电桩必须配备具有校准功能和精确计算千瓦时的测量仪。此装置就交流充电桩来说问题不大,但对于快速充电桩的运营商而言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没有相应的仪器。

这里从个人理解的角度,对泛在电力物联网的战略意义做一些解读,这个战略意义不仅仅是国网的,某种程度更多的是能源的,供大家参考,不当之处请多批评指正。

“蛋糕”正在逐渐变大,但充电基础设施运营商赚进口袋的钱却没有相应增长。目前,我国充电基础设施的数量不断扩大,但企业进入市场的积极性却不高,究其原因还是“赚得少”。打击充电基础设施运营商积极性的那盆“冷水”,到底是从哪里泼出来的?企业何时才能“沐浴阳光”?

而对客户而言,这种改变是有意义的:电价一目了然。有了此装置,目前快速充电桩内所使用的按时收费就有可能被取消。但问题就在于:关于充电比交流充电桩快得多的直流充电站的技术并不完善,作为运营商的Ionity网络发言人表示:“目前还没有确切的可衡量性。”

二、综合能源服务的比较优势视角

前5家企业市场占有率近九成

大众、宝马、戴姆勒和福特目前已经加入了沿高速公路建设快速充电站的网络布局。上述企业已经与各州校准部门进行了协商,并计划在春季运行该设备。Ionity目前在8个国家运营着55个充电站,平均每个充电站有4到6个充电桩。

综合能源服务这个提法并非电网公司原创,较早提出这个概念的是发电企业,而就实践层面来说,参与者也不仅仅是电网企业,国有发电集团、新能源企业、燃气公司、节能公司,甚至很多设备供应商(比如施耐德、西门子、博世)都或多或少的参与了综合能源业务。

充电设施是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的重要基础之一。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分别完成127万辆和125.6万辆,目前累计推广应用量超过300万辆。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刘宝华指出,近两年我国连续发布多项政策,加快居民区、停车场、单位内部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在政策引导下,充电基础设施快速发展。截至2018年底,充电桩数量已近73万台。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德国有超过16100个充电点,其中12%为快速充电桩。然而,经济部在全国范围内仅谈到约8000个公共充电桩,甚至目前还不清楚这些充电桩中有多少是不规范的。有关部门表示,运营商必须交出针对不合规范的直流桩的改造计划,然后校准部门将针对计划给出答复,并设定改造的最后期限。改造完成后,充电站就可以继续运行。

这里就引发了一个视角:既然综合能源服务是一个完全竞争性的市场(当然综合能源服务本身是否能够作为一个“市场”,个人觉得还是值得商榷的,这里为了分析方便,暂且作为一个统一的市场概念吧),就目前的市场态势来看,并未呈现“一家独大”或者“寡头垄断”的局面。

记者了解到,目前我国已建立较为全面的充电基础设施政策体系,2015年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工信部、住建部等四部委联合发布的《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发展指南(2015-2020年)》明确指出,在加快发展地区,到2020年新增集中式充换电站超7400座,分散式充电桩超250万个。庞大的市场需求和政策推动,为充电桩企业带来了广阔的市场前景。

由于技术困难而无法立即改造的充电站,并不会被强行关闭或拆除——因为当局意识到并非所有的充电站都可以关闭。“我们暂时未受影响。”Ionity的发言人表示,但是改造是必须的,而其中的成本迄今未知,但据业内人士分析或许需要数百万欧元。

那么,要想在综合能源服务市场上取得成功,需要什么样的核心竞争力呢?这个问题的前提是需要定义什么是“成功”。站在大型能源央企的角度,并不仅仅是在市场上赚多少钱就是绝对成功,更重要的是需要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乃至转型升级。其实不单是能源央企,阿里提出的“云平台”“新零售、新制造”,腾讯的微信互联网生态,也是更多的站在产业角度去思考,并且利用优势资源提前布局卡位。

但据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发布的《公共领域充电基础设施发展报告》提供的数据,目前我国充电基础设施运营市场呈现出高度集中的特点,国家电网、特来电、星星充电、中国普天、上汽安悦等5家企业的充电桩数量之和达到25.2万个,占全国总量的89%。

总体而言,电动汽车行业目前正面临着更多的重大挑战。例如,新成立的大众子公司绿色电力Elli不仅提供充电基础设施,还为客户提供绿色电力。“如果没有其他人做,你就必须自己做。”汽车行业专家StefanBratzel表示,目前的制造商和公共部门出现了“巨大的疏漏”,在电动汽车移动端的问题上,德国的制造商已经等了很长时间,“希望有人能建立基础设施。”

所以站在这个角度看核心竞争力,那么现有的所有技术和业务层面的综合能源服务,本质上都不太具备“颠覆性创新”的优势,而且国网南网也好,五大也好,在综合能源服务领域的细分市场上,也都只能取得一定的局部优势,没有任何一家具备压倒性的核心竞争力。

“目前充电桩市场尚处于发展初期,对于一些没有技术、资金实力的充电桩制造商来说生存比较艰难,大部分企业都在亏损。”中国投资协会能源投资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戴遴告诉记者,充电基础设施布局的规划、场地的应用等,都与其盈利和发展息息相关。

因此,大众推出了可以在任何地方放置的快速移动充电站,它可以供电动汽车驾驶者临时使用。

因此这就是我个人的一个观点:未来大型能源企业在综合能源服务领域的竞争性形态,不是在某个细分市场,或者某个局部的技术进行竞争,而是一种生态平台和版图的竞争。就像现在阿里VS腾讯VS百度,不是在大数据、云平台或者AI技术、业务层面的竞争,而是一种生态体系对生态体系的竞争。

利用率低、盈利模式单一导致“赚钱”难

汽车专家FerdinandDudenhoeffer表示,电动汽车的重大突破预计在2021年或2022年。“我们缺少政府的规划。”他抱怨道,目前甚至没有未来五年的充电基础设施和充电站扩建计划。Bratzel解释说,以后的汽车制造商将成为移动服务提供商。特斯拉创始人ElonMusk多年前就对此有所了解,当时就推出了用于电池生产和快速充电网络的“超级工厂”。来源:中国能源报

这种竞争比拼的是网络效应的规模优势,谁的生态网络体系更丰富,谁能掌控更多的流量并吸引更多的合作方,谁能把业务的点-线-面更多的串联起来,构建生态体,谁就是赢家。虽然综合能源服务是一个万亿级别的市场,看似市场空间很大,但是就中长期来看,和万亿级别的电商市场生态体系竞争一样,能活得很好的可能只有TOP2的生态平台。

“运营商盈利困难,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早期的规划不科学。”电动汽车百人会研究咨询部研究员李松哲指出,充电行业在发展初期的盲目建桩,使运营商的成本大大增加。“虽然建设了大量充电桩,但由于缺少科学规划,导致很多桩的位置比较偏远,使用率很低甚至为零。这部分充电桩不仅没有收益反而加大了持有成本。”

我认为这可能就是电网公司综合能源战略的某种思考模式吧。

此外,单一收取充电服务费的盈利模式也是运营商盈利困难的主因之一。《关于电动汽车用电价格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中规定,2020年前我国对电动汽车充换电服务费实行政府指导价管理,当电动汽车发展达到一定规模并在交通市场上具有一定竞争力后,政府将结合充换电设施服务市场发展情况,逐步放开充换电服务费,让其通过市场竞争形成。

三、泛在电力物联网,未来综合能源智能商业模式的关键环节

“现阶段充电基础设施运营商的收入来源主要是收取充电服务费,但由于自身设备投入大、运营费用高、充电桩使用率低以及故障率高等诸多原因,造成了充电服务行业整体盈利困难的局面。”李松哲表示。

未来综合能源生态体系,呈现出类似阿里曾鸣老师提的“网络协同+数据智能”的双轮驱动模式。

除了上述原因外,充电基础设施获取场地困难、电网不承担外线接电费用、无法获得大工业电价等也都是目前运营商难以盈利的主要原因。

但是,要想实现类似互联网的商业生态,能源互联网有一个巨大的壁垒需要突破——数字化壁垒。这个数字化壁垒在综合能源方向上的体现就是:现在在配用电领域中,能源数字化还处于极低的水平,大量的配用电、用能设备处于傻子状态。

增值业务或成未来盈利重点

互联网经过前期几十年的发展,在通信层面有网络宽带+4G,在设备层面有PC+智能手机,所以天然的突破了消费端的数字化壁垒。特别是低价智能手机在三线以下城镇村的快速普及,结合4G的全覆盖,才有了电商行业的下沉式发展。可以说没有千元智能机,就没有拼多多。

“充电桩运营商想要进入盈利阶段,必须解决三个问题:创新技术路线、扩大市场规模以及找对商业模式。”戴遴告诉记者,当充电市场形成规模以后,运营商除了收取充电服务费外,还可以通过广告费、增值服务等途径来获益。

所以泛在电力物联网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提出的,就是要通过各种手段去突破配用电环节的数字化壁垒。参考互联网电商,使得商品零售的营销、获客、销售边际成本几乎降到零的水平,这种基于网络规模效应的零边际成本,对传统商业零售渠道就是一种“颠覆性杀伤”。

资料显示,特来电作为目前少数能够盈利的充电运营商之一,目前约有12万个充电桩,其采用互联网思维模式,建立了全国的充电网络,并通过充电网络建立与车主的联系,以此发展新的增值服务实现了企业盈利。

数字化壁垒的突破,将会极大的降低能源服务的营销和交易成本,其特点就是低成本的采集通信控制和智能化分析,使得原来大量无法触及的能源服务成为可能,甚至快速延伸到“泛能源设备”,如果我们把大量工业用能设备看成是能源系统的最末端细胞的话,泛在电力物联网甚至可以部分承担“工业互联网”的职责——大部分的工业用户不需要那么高大上豪华版的“工业互联网”。唯有在这种数字化水平上,才能产生出类似互联网的“颠覆性杀伤”效益,或者说是对当下的“重资产模式”的综合能源服务形成“颠覆性创新”。

“增值服务产生的收益将会在未来的商业运营模式中占据重要地位。”李松哲介绍,增值服务依托于充电基础设施作为基础,只有等充电服务规模化、数据化之后,增值服务才能得以不断丰富与创新。

在泛在电力物联网的应用下,现有的能源产供销模式将会被逐步改变,比如真正意义上的灵活微电网,基于市场价格响应的需求侧管理等才成为一种商业模式和可行技术形态,整个能源产业也可能得到升级重构。

另有业内专家分析,未来的公共充电领域将以快充为主,在同样的使用频率下,充电桩功率越高,成本回收期越短。其次,充电服务费也将由政府主导逐步转向市场化。这些都将为充电桩运营商带来新的盈利机会。来源:中国能源报

所以我认为国网公司提出泛在电力物联网,某种程度是为了构建未来的综合能源服务智慧生态平台,而需要布局的数字化基础。

四、泛在电力物联网,如何落地

在配用电领域的泛在电力物联网,是未来智慧能源商业模式的战略要地所在。那么如何从现有的一穷二白的局面逐步过渡呢?要知道互联网行业是经过了几十年的积累,突破了大量的技术壁垒(比如TCP/IP、ARM芯片、Linux等)才走到今天的。

泛在电力物联网在技术方面也需要走很长的路,当然有一定的后发优势,很多消费电子的技术都可以沿用过来,而不需要再去研发部分通用的技术。我想这也将给广大的电力二次设备制造商带来创新机会。

另一方面是需要解决谁来买单的问题,个人认为大型能源企业在这方面是有一定优势的——通过自身的项目需求去培育新技术,使其快速成熟跨越鸿沟(参考技术创新鸿沟理论),这种技术的下沉效应将会为泛在电力物联网的普及扫除一定的障碍。

当然更重要的是需要实现客户价值闭环,特别是围绕“用户侧”的泛在电力物联网,必须要有客户为数字化买单,虽然可以部分依靠行政力量,通过补贴或者试点项目投资的方式,但是绝大多数的数字化还需要通过线下的服务去推进,以不断的价值链迭代的方式逐步实现数字化。来源:鱼眼看电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