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推进全省生态环境监测网络建设,什么样的科学数据可以共享

3月6日从安徽合肥获悉,该市正在着手构建生态环境监测网,预计到2020年,全市生态环境监测网络基本实现环境质量、重点污染源、生态状况监测全覆盖,同时达到监测数据系统互联互通、监测预报预警、监测与监管联动,初步建成信息共享的生态环境监测网络。    根据印发的合肥生态网络建设实施方案,具体监测内容包括大气、水、土壤、噪声、辐射、生态六大要素。对于重点排污企业,将实施严密监控,建设完善单独的检测数据传输网络,实现重点排污单位监测数据和管理信息的全市联网,形成排污单位监测大数据管理与分析能力,实现污染自动预警、超标排放报警及追踪定位。    空气质量监测    合肥将建成21个空气环境质量监测点,其中包括董铺水库、琥珀山庄、长江中路、三里街、明珠广场、高新区、庐阳区、滨湖新区、包河区和瑶海区,分别代表清洁对照区、居民区、商业区、交通区和混合区的城区大气功能区属性;还有肥东县、肥西县、长丰县、庐江县、巢湖市5个省控点,肥东、长丰、巢湖、新站等还布局6个市控点。    水环境监测    监测点位覆盖全市主要河流、湖泊、集中式饮用水源地。其中,国控点由23个手工监测和6个自动监测点位构成,主要分布在巢湖流域一、二级支流及径流量较大的三级支流,共13条河流和湖库,监控全市重要水体。省控点由12个手工监测点位构成。市控、县控点手工监测包括饮用水源地和城市河段、城市黑臭水体组成。市控、县控点自动监测包括董铺水库、大房郢水库各建成1个固定自动监测站和2个浮标自动监测站,众兴水库建成1个浮标自动监测站。此外,巢湖湖体还要建成10个浮标自动监测站。    土壤环境监测    在全市耕地、林地、重金属污染防治区域、污染场地及周边地区、饮用水源地、农产品产地等区域,布设土壤国控81个点位。    声环境监测    全市布设声环境监测点位464个,其中区域声环境质量监测点位369个,城市道路交通噪声监测点位80个,城市各类功能区声环境质量监测点位15个。在市区开展车载噪声自动监测试点;在城市轨道交通沿线、铁路沿线等开展振动监测试点。此外,还将在城市轨道交通沿线、铁路沿线、建筑施工场地、大型机场等区域开展噪声监测试点工作。    辐射环境监测    配合省环保厅完成布设8个γ辐射累积剂量监测点、3个饮用水源地监测点、4个射频监测点。同时在高压输变电沿线开展工频电磁环境监测试点。    生态状况监测    在林地、重要湿地、自然保护区、重点生态功能区、村庄、森林公园等区域布设监测点位;在巢湖流域建立湿地生态地面定位监测站。

2016年以来,云南省按照构建环境保护工作“八大体系”总体要求,采取多种措施,加快推进生态环境监测网络建设,全省环境监测能力和水平有效提升,为更有针对性地打好水、大气、土壤污染防治三大战役,促进全省环境质量改善,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撑。图为云南省剑川县环境监测站技术人员调试环境空气质量自动监测设备。    加快建设监测大数据平台    2018年,生态环境监测网络覆盖全省国土空间    前不久,云南省政府办公厅印发了《云南省生态环境监测网络建设工作方案》(以下简称《工作方案》),要求全省各地各部门认真贯彻执行。    据云南省环保厅厅长张纪华介绍,云南省高度重视生态环境监测网络建设,将此项工作作为全省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予以推进,并制定了工作计划。省环保厅结合全省实际,在广泛征求省编办等23个省直有关部门和单位意见,充分借鉴外省(区)已印发的工作方案或实施方案基础上,编制完成《工作方案》。    《工作方案》经省委生态文明体制改革专项小组第八次会议、省政府第103次常务会议以及省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    《工作方案》提出的工作目标是:到2018年,初步建成覆盖全省国土空间,全面涵盖环境质量、重点污染源和生态环境状况各要素的生态环境监测网络,构建生态环境监测数据网络和质量管理体系,
实现各级各类监测数据互联共享,统一发布生态环境监测信息,监测监管有效协同联动。    到2020年,基本建成全省生态环境监测网络和生态环境监测大数据平台,生态环境监测立体化、自动化、智能化水平明显提升,生态环境监测数据得到充分运用,生态环境预报预警能力显着加强,各级各部门监测事权明晰,监测市场体系健全,各项保障机制与生态环境监测网络职责、功能和作用相适应,全面建成各环境要素统筹、信息共享、统一发布、上下协同的全省生态环境监测网络。    《工作方案》从全面构建生态环境监测网络、建立生态环境监测信息互联共享和统一发布机制、加强环境管理与风险防范、构建生态环境监测与监管联动机制、健全生态环境监测管理制度与保障体系5个方面,提出全省生态环境监测网络建设的17项重点建设任务,对《工作方案》涉及的23个省直部门和单位进行任务分工,明确牵头部门要会同有关配合部门,尽快梳理现状,编制实施方案并向省政府备案。    张纪华认为,《工作方案》以重点解决全省生态环境质量监测网络点位和指标覆盖不齐全,监测能力较为薄弱,监测技术自动化、智能化程度不高,监测信息发布不统一、共享程度低等突出问题为导向,以环境质量、生态环境状况及污染源监测网络建设,建成后所获取监测数据互联共享和统一发布及保障监测网络有效运行为主线。建设目标积极稳妥,任务措施切实可行,既能有效破解当前全省生态环境监测网络建设方面的突出问题,也符合云南省努力成为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对生态环境监测的迫切需要。    据了解,云南省环保厅组织省环境监测中心站编制了《云南省2017~2019年生态环境监测网络省级事权监测能力建设实施方案》,积极争取国家及省级财政支持,加快推进全省生态环境监测网络建设。    目前,昆明市、曲靖市、玉溪市、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已实现县级城镇环境全覆盖。    为强化督促检查,云南省委生态文明体制改革专项小组及其办公室将根据工作进展情况,适时开展专项监督检查,确保生态环境监测网络建设工作各项目标任务顺利完成。    着力增强监测网络运行实效    对近200家监测(检测)机构开展实验室能力验证    2016年以来,云南省在高标准推进全省生态环境监测网络建设的同时,按照“三个说清”基本要求,全力保障现有生态环境质量监测网络的正常运行,让环境监测为环境污染治理提供有力支撑。    据云南省环保厅监测处处长邓加忠介绍,在环境监测体制面临改革的新形势下,为确保环境监测不因事权划分出现监测数据断档、漏测和监测任务推诿扯皮,省环保厅及时召开全省监测站站长会议,要求全省监测系统要转变观念,把握好监测体制改革深刻内涵,做到队伍不乱、监测工作质量不降、为环境管理服务的初心不改。    云南省环保厅及时印发《2016年云南省生态环境监测方案》指导督促全省环保系统抓好落实。在配合环境保护部开展国家环境空气质量监测事权上收工作中,云南省成立了以分管监测的厅领导为组长、16个州(市)共同参与的运维交接工作组,针对部分州(市)人员较少、技术力量薄弱的实际,及时从全省环境监测系统抽调技术专家,在职能部门负责人带领下,分赴各州(市)开展工作,对可能出现的问题包片、包点,及时解决运维交接中出现的问题和困难。在环境保护部领导、专家的监督和指导下,云南省环保系统和运维公司共同努力,高质量完成了全省16个州(市)政府所在地40个城市站国家环境空气质量监测事权上收任务。    为进一步提升监测网络运行实效,云南省环保厅通过开展监测培训和质量检查、完善环境空气质量预报预警、推进监测信息公开等方式,倒逼全省环境监测工作的质量和水平不断提升。    2016年,云南省环保厅联合省质监部门开展环境监测质量提升活动,对全省近200家监测(检测)机构开展实验室能力验证,对全省环保部门所属监测站和33家社会监测机构开展质量检查。    为推进监测信息公开,云南省编制并公开发布年度云南省环境状况公报,公开国控重点污染源、九大高原湖泊水质、全省主要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水质监测信息及16个州(市)政府所在地环境空气质量评价结果排名等信息。    云南省在通过省环保厅发布空气质量预报、空气质量日报、湖泊水质月报、水质自动监测实时数据等信息基础上,自2016年12月26日开始,实现了16个州(市)政府所在城市未来24小时、48小时环境空气质量预报信息在云南卫视天气预报节目、中国天气网云南站等平台公开发布。    今年初正式投入运行的“云南省污染源自动监控设施运行维护管理系统”,使全省的重点污染源自动的运行、维护纳入实时监控之下,解决了人员现场巡检不到位、信息滞后而导致监管执法滞后的难题,为甄别自动监控数据真伪和自动监控数据应用于监管执法提供了有力技术支撑。    在促进监测效能提升上,云南省认真抓好县域生态环境质量监测、评价与考核,严格实施对全省23个国家重点考核县生态环境质量考核工作和129个县(市、区)县域生态环境质量监测、评价与考核工作,为生态转移支付资金绩效考核、县级党政领导考核等提供了支撑和服务。   
标签: 监测系统

目前仪器共享模式在国外已经得到大范围的推广和应用,但是在国内却步履维艰很难推广或者利用效率低下。如何大范围的推广仪器共享,提高仪器利用效率,成为仪器行业讨论的热点。如今共享科研仪器,提高仪器利用效率也成为了两会热议的议题。  代表委员建言  “送去检测的纳米材料样品,从云南运到北京,因为存放条件和时间的改变,产生了聚集。”华东理工大学教授、上海市纳米科技首席科学家蓝闽波委员说,“没办法,当地没有检测设备,只能通过开放共享的仪器设备去做。可拿回来的检测数值又不敢用。”  他想说的,是科研设施与仪器资源分布不均的问题。为此,蓝闽波已经呼吁了很多年。  说起“打造科技资源开放共享平台”被写进了刚刚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蓝闽波挺感慨:“进步多了,还有改进空间。”  公器公用服务社会    蓝闽波同记者回忆起我国建设科研设施与仪器开放共享平台的历程。“起先是一拥而上建平台,但共享机制没建好,分类标准、仪器名称都不统一,检索出满屏的仪器设备,却不知道哪个能用。”  2014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国家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和大型科研仪器向社会开放的意见》后,科技部会同有关部门和地方建立统一开放的科研设施与仪器国家网络管理平台,之前各自为战的平台,大多都被收编。“统一的共享平台解决了之前标准不清的问题。”蓝闽波赞赏道。  平台搭起来了,利用率、共享率是要继续狠抓的事。  “开放共享是面向全社会的,要加大对企业的开放力度,特别是中小微企业。”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副主任邢新会委员说。  上海市、浙江省等20个省份鼓励企业用创新券购买科研设施与仪器开放共享的服务,这些省份对外开放共享的科研仪器不断增长。“但需要加大宣传力度,还有很多企业不知道‘共享’这件事。”蓝闽波说。  “向全社会开放,还得让服务水平和服务意识更到位。”蓝闽波表示,企业借专业仪器设备做检测,指标出来了看不懂,这需要共享平台做好后续服务。  “国家实验室、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平台也应对社会开放。”邢新会说,“公器公用,这观念得有。”  打破数据孤岛,管理要到位  同样需要“共享”的,还有科学数据的开放共享。  “理论上赞成,口头上支持,实际推不动。”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所长郭华东委员两手一摊。  科学数据“烟囱林立”的局面,这与它的特殊性有关。  “数据散落在科研人员手中,像‘暗物质’一样。很多人不愿将自己辛苦得来的基础数据拿出来共享。”中科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科学数据中心主任黎建辉曾说。  “科研数据所有权属于国家、院所还是个人?什么样的科学数据可以共享?现在没有统一的标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子学会秘书长徐晓兰说。黎建辉则认为,政策缺乏有效的激励,也让科研人员对数据共享的积极性不高。  问题的关键在于管理。郭华东认为,数据立法已经到了该提上日程的时候。“水、林、矿产都是资源,都有法,数据也是资源,也应有法。”  科学数据应在基于知识产权保护的前提下“有条件的开放”。邢新会建议,“开放共享平台要进行实名制注册,获取数据的痕迹要是可追踪的。”  徐晓兰建议,充分发挥科技社团组织力量,通过市场化力量去推动。“行业协会、学会、社团的第三方立场,可以对数据交易、使用进行有效的价值判断,打通提供方、使用方、评价方、维护方全链条环节。”  记者了解到,在科技部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的支持下,国家地球系统科学数据共享平台、国家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网络等平台整合了领域内多家单位的数据资源。下一步将继续打造一批资源量大、开放程度更高的国家级科学数据中心。
标签: 科研仪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