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企业尤其是中小纺织服装企业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融资难问题,占出口总值的43%

现在,全国服装电子商务网上消费每年以30%~40%的速度增长,实体店遭遇网购严重冲击,生存压力大。目前新疆消费的服装90%来自疆外,从新疆出口的纺织品服装90%来自内地。如果直接在新疆生产加工,将降低这两个90%市场产品的成本。因此新疆欢迎内地服装企业来疆办厂,享受新疆发展纺织服装产业各项优惠政策,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竞争力。”  12月7日,新疆服装服饰产业政策解读暨行业发展沟通会在乌鲁木齐市举行。在新疆服装销售额过5000万元的60多名销售商,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副秘书长、自治区发展纺织服装产业带动就业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梁勇交流互动。梁勇呼吁服装销售商尽早搭上国家支持新疆发展纺织服装产业带动百万人就业计划的政策快车,做好转型赢得新发展。  “在全疆各地有很多实体门店,但实体店遭遇网购冲击,生存不易。国家和自治区大力发展纺织服装产业以带动百万人就业。但是,我们感觉国家政策只照顾纺织服装产业产前、产中这两个环节,却对市场流通这个产后环节不管。而产业发展最终要靠市场来说话。现在,全疆有1.5万家服装销售企业,遍布新疆各地,如果每家能再解决20人就业,其总数就是30万人,占到百万人就业的近1/3。我希望国家和自治区关注新疆服装实体销售企业,把发展新疆纺织服装产业相关政策也惠及到销售这一环节上来。”座谈会上,一名李姓服装销售商提出上述建议。  针对服装商贸业代表的提问,梁勇表示,之前政府在制定纺织服装业促进百万人就业相关政策时,未将服装流通业纳入其中,现在看来发展商贸流通业也同样需要政策扶持,其在促进百万人就业中的作用不可低估,“我会把大家的建议向上级反映,争取纳入到扶持对象中,至于享受怎样的扶持和优惠,这需要研究和积极争取。”  梁勇表示,近两年来,服装产业尤其是销售门店遇到的冲击非常大。有的企业获得了更大的发展,有的企业在节节败退。从两者的成败可以看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谁在纺织服装产业全产业链上占据主动,谁就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获得胜利。

海关总署12月8日公布1~11月我国外贸进出口情况。据海关统计,今年前11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23.95万亿元,比去年同期(下同)增长2.2%。其中,出口13万亿元,增长4.4%;进口10.95万亿元,下降0.4%;贸易顺差2.05万亿元,扩大40.4%。在出口商品中,服装出口1.05万亿元,增长4.9%;纺织品6289亿元,增长4.1%;鞋类3140亿元,增长11.3%;箱包1510亿元,下降2.9%;玩具803.6亿元,增长12.7%;服装等7大类劳动密集型产品合计出口2.71万亿元,增长4.4%,占出口总值的20.9%。海关统计显示,11月,我国进出口总值2.27万亿元,下降0.3%。其中,出口1.3万亿元,增长4.9%;进口0.97万亿元,下降6.5%;贸易顺差3348亿元,扩大60.5%按美元计价,前11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3.9万亿美元,增长3.4%。其中,出口2.12万亿美元,增长5.7%;进口1.78万亿美元,增长0.8%;贸易顺差3325亿美元,扩大42.2%。11月,我国进出口总值3688.5亿美元,下降0.5%。其中,出口2116.6亿美元,增长4.7%;进口1571.9亿美元,下降6.7%;贸易顺差544.7亿美元,扩大61.4%。民营企业进出口增速高于其他类型企业。前11个月,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11.03万亿元,增长2%,占我国外贸总值的46%。其中,出口5.97万亿元,增长1.3%,占出口总值的45.9%;进口5.06万亿元,增长2.7%,占进口总值的46.2%。同期,民营企业进出口8.27万亿元,增长6.2%,增速高于其他类型企业,占我国外贸总值的34.5%。其中,出口5.59万亿元,增长8.9%,占出口总值的43%;进口2.68万亿元,增长1.1%,占进口总值的24.5%。(宗文)

今年以来,纺织服装行业频繁爆出资金链断裂、老板“跑路”事件,给行业带来了巨大的恐慌。7月25日,福建晋江快时尚品牌、香港上市企业诺奇时装爆出公司董事长丁辉失联事件,迅速在业内引起一轮大风波。丁辉失联风波未过,同为晋江地区的另一个快时尚品牌霍普莱斯的老板也被传失去联系。而在此之前,新加坡上市企业福建晋江鳄莱特集团传出员工工资被拖欠数月,老板联系不上。  品牌服装企业牵扯到整条产业链,连锁反应导致很多小供货商听到一些消息就赶紧到相关企业去讨债。“失联风波”一度使行业内人心惶惶,都害怕自己的债户突然失踪。  诺奇的某供货商无奈地表示,虽然公司被拖欠的货款只有几十万元,但对于一个只有二三十人的小厂来说,这笔款已经让公司资金链开始吃紧。如果资金再周转不开,就要先停工。  除了牵连到上游供应商,更严重的是“失联风波”在当地引发了一场信贷危机。连续不断的“老板跑路”事件曝光后,泉州乃至福建的银行借贷和民间借贷都变得异常谨慎。福建部分银行已明确下文,收紧纺织服装行业的贷款额度。而且,各银行都在排查存在风险的企业。  福建某纺织企业老板表示,在当地,部分小额贷款公司现在已经开始调整业务范围,只做抵押,不做担保,且抵押都要打很多折。  “很多企业尤其是中小纺织服装企业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融资难问题,现在有些银行已收紧纺织服装行业的贷款额度,随着信贷危机的不断加剧,越来越多的企业将撑不过这个‘寒冬’。”当地知情人士表示。  而另一服装产业集中度较高的浙江省,近年来其服装企业因联保、互保而导致的企业经营问题也时有发生。今年,萧山陆续传出民企倒闭的消息,在互保传染、银行收贷下,一些骨干民企资金链明显趋紧,面临巨大的生死考验。  据了解,互保危机也同我国目前金融机制不健全有关,银行为了降低借贷风险,要求企业之间进行互保,对于彼此熟知的企业,互保的风险相对较小,但有些企业彼此之间并不熟知,为了筹措资金,其也在某些金融机构的撮合下进行互保,最终将自身置于很大的运营风险之中。某些纺织企业,虽然自身运营状况良好,但因为身陷联保、互保链条,最终也被这些连环债压垮。  杭州萧山区某纺织集团董事长说,目前萧山资金密集型企业很多,互保企业较多,对银行的贷款需求量也较大。一旦出现资金链风险,互保企业就会相互影响,容易产生地区性经济问题。  针对纺企出现资金链问题,业内专家分析认为,一方面是由于近年来信贷压力较大,对于实体经济而言,融资成本的升高和整个产业不太景气的市场前景,都使企业的发展受到很多阻力。另一方面,一些企业老板失联的背后,是他们对增长速度转型期的不适应。以前很多企业过于求大,过于寻求市场占有率,且在利润率较低的产品中进行价格比拼,这些都会使企业未来的空间显得较小。在碰到行业问题或者行业转折点的时候,他们没有自己改变市场的能力。该专家指出,“失联门”、“互保风波”是企业群体的成长阵痛,也是产业进化升级的铺路石。这些事件同时反映了一个问题:针对企业融资难,政府该如何引导、规范和解决?政府是否做了预案预防民企老板“跑路”?同时民营企业该如何启动破产程序保护企业主?这些都是行业各方需要“补课”的内容。  长期来看,行业深度调整过程中,部分企业被淘汰是市场规律,实际上整个行业仍然大有机会,产业链将向更加合理与健康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