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GE公司则大幅减少了订单,雷士将注定成为这个寒冬中照明行业最抢眼的企业之一

正准备扩大生产能力,向海外市场大举扩张的时候,却碰上了全球金融危机,怎么办?杭州宇中高虹照明电器有限公司选择了迎难而上,一方面铺设国际营销网络,加强内部管理,一方面技术革新,提升产品合格率。年底算账,董事长张林夫有了底气:“今年已实现了大约7个亿的销售额,与去年相比增长了40%,在金融危机下取得了不错的销售成绩。”

金融危机爆发之初,高盛闪电抢单美林,逆市注资雷士3700万美元。从这时起,雷士将注定成为这个寒冬中照明行业最抢眼的企业之一。是金子总会发光。雷士通过十年的积累,终于在这个经济和节令上的寒冬爆发。

今年的初夏,一场八级地震,给中华民族带来了莫大的灾难,也牵动了全民族的神经,行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总听到无奈的感慨:这是天灾啊。
几个月后的初秋,由“三鹿”引发的“奶粉事件”,用经济学家的话概括,引起的信任危机,也绝不亚于八级地震!民众愤怒地指责:人祸!
天灾无法回避,人祸不该发生。。。。是啊,人祸是不该出现的,然而,事实已经出现,作为照明行业中人,我不禁陷入了深思:奶粉事件,是照明行业的前车之鉴吗?在不愿承认,但又无法回避的现实中,我不得不承认:是!奶粉事件就是照明行业的前车之鉴!说不定明天的照明事件,就是今天奶粉事件的延续。
用途不一样,结果却一样。
奶粉是“食品”,是用来补充人体营养的,照明产品是“用品”,是你拿来驱走黑暗的,奶粉添加了不该添加的材料,医学界的认为:损害的主体是孩童,而照明呢,如果产品质量不好,不单小孩,连大人的眼睛也同样损害啊。
因为工作的原因,笔者认识许多的外藉朋友.久而久之,我就纳闷了,许多外藉的高学历者,读了10多年的书,咋不见他们的鼻梁上有“文明的象征”?而走进我们的学校里,那些鲜活的生命,怎么总有眼镜在闪耀?莫非是生活地域的不同,眼睛的结构也有不同?本人从业照明九年来的孜孜不倦的思考,终于明白,那都是照明惹的祸!我们刚刚从煤油灯照明时代走进电灯泡照明时代,就迎来了荧光灯照明时代,高色温照明产品的滥用,又有几个人知道其对人眼产生无形的伤害?
多年来,我对发达国家家居照明使用产品的需求进行分析后发现:他们采购的家居用荧光灯,基本上都是4000K左右色温的,而我国庞大的消费市场,低色温照明产品的使用量是非常小的,所谓的”更亮,更省电”,其实是更眩光,更制眼!一些家居用的节能灯,色温达到7000~8000K,有些用于卧室,客厅的吸顶灯居然色温超过10000K,长久使用这类照明产品,视力降低就成了正常的现象!!如果,使用色温在4000K左右的照明光源,那么,因照明造成的视力受损不就回避了么?
产品不一样,营销都一样。
路人熙熙,皆为利来;行人攘攘,皆为名往。市场经济环境下,为利成业是无可厚非的,然而,如果因为利益的驱动,把社会责任感抛之脑后,于国家,于民族均是沉重的伤害。有智者指出:不负责任的营销态度,成为制胜的法宝,消费者被忽悠,是三鹿轰然倒下的根本原因。那么,在我们照明行业,又有谁能停下浮噪的脚步不去使用“法宝”呢?“概念”成了投资者和管理者们热棒的话题和追求,我想,三聚氰胺被添加到奶粉时,始作俑者肯定没有预估到最后的结果,而诸多夸大照明产品应用效果的“贤者”,同样也无法预估到给使用者带来的伤害。某乳业巨头总裁的话;产品不好,就是人品不好!虽然,由于其奶粉的质量问题,这句话引起了民众的质疑乃至愤慨,但我觉得:话中折射的道理不妨也是对照明人的一种鞭策。
某日,我去拜访一家LED企业,走进办公区,企业老总向我介绍他们的产品:整个办公区,任务照明全是LED光源,甚至连格栅灯盘中,也是用LED制作的仿T5型灯管.我不禁问:”任务照明也用LED?”
“是啊,为了推广产品嘛”。走进他自己的办公室,我终于发现大有不同,格栅灯盘里用的却是T5荧光灯管。”怎么,您自己的办公室不用LED产品作任务照明”?支支吾吾中,我终于听见他说:”用LED作任务照明,我总感觉到眼睛有点不舒服.”我郁闷!许久,我终于醒悟:已所不用,却施于人,都是”概念”惹的祸啊。
行业不一样,诚信缺失也一样。
问题奶粉,是由拥有食品免检证书的“三鹿”引起,那么,近年来,质监局的抽检过程中,同样拥有免检的照明企业或者其产品,不也一样是有诸多的不合格吗?
你免检,我也免检,您出问题,我也出问题;历史是多么惊人的相似!免检不是为所为的免死牌!因为奶粉事件,政策取消食品免检,难道,照明产品没出大事件,就不会取消照明免检?我关注着每年发生的照明引发的灾害事件,好在基本无大祸,没有酿成大灾,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一切,能归咎于企业监管不力吗?我认为:不是!是诚信缺失!虚夸产品功能,企业没有技术力量,做不出好产品,居然给自己的脸上贴金说:性价比高!照明产品的起步低,家庭作坊也能做,小企业生产的产品的可靠性可想而知了,客户来购买时,其诚恳度令人动容,一旦产品出质量问题,先“推”后“赖”,万一不行就“关门”,三十六计被灵活地用上了,这样的事情在照明行业屡见不鲜…甚至,年销售额数亿的xxx照明品牌,曾经不也上演了一场“xxx产品论斤卖”的闹剧吗?如果三鹿人获知,相信他们会说:牛,比我们还牛!相信很多人会说:三鹿是蛋白含量惹的,我还是这样认为:那不是蛋白含量,那是诚实缺失惹的祸!
走过都一样,结局到底会不会一样。 归纳了诸如以上的”都一样”,
但是,我并不希望照明和奶粉结局也一样.亡羊补牢也罢;五十步笑百步也罢;毕竟,还没有出现“照明门”事件。哲人说:上帝想让谁灭亡,就必先使其疯狂.只要我们不断自律,只要我们悬崖勒马,那么,奶粉事件,就是照明的前车之鉴,但是,如果不停止疯狂的脚步,也许真有那么一天,照明行业也象今天的奶粉行业,那时,谁将步“三鹿”后尘?
小贴士
作者,刘晓明,职业经理人,深圳市锐拓灯饰照明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深圳锐拓灯饰有限公司是LED显示屏,LED城市亮化产品的专业生产企业,在业內享有盛誉.
深圳锐拓灯饰照明有限公司独创的”特殊防护”措施的应用,使其产品的电子线路板防护等级达到IP65以上,填补了国内护栏管,点光源,等城市亮化产品的防护技术空白.使其产品的年损坏率<1%.
公司网址: 销售专线:400-672-8868

宇中高虹是我市节能灯产业中的龙头企业,长期以外销为主,按原定计划,今年将扩大100%的生产能力,继续加大出口力度。但是受全球金融危机冲击,节能灯行业国外订单大幅缩水。与公司合作最大的两家美国企业飞利浦和GE公司分别在去年年底签订下近5000万元合同后,从今年9月开始,飞利浦公司就没有了订单,而GE公司则大幅减少了订单。在挑战面前,宇中照明毫不退缩,北美订单减少,就主动出击铺设其他国际营销网络,利用2007年在上海成立的控股公司顿格电子贸易公司,把更多目标投向了欧洲、南美、亚洲等一些国家。

十年来,相信业内人士对“雷士速度”和“雷士模式”已耳熟能详。在这个冬天,当照明行业许多大企都转攻为守以御寒冬之时,雷士却高调如昔,依旧频频出招,开始了自己的“东征西讨”之旅。

同时,宇中照明引进ERP管理模式,利用信息化的管理系统,使企业的组织构架、工作内容、工作流程、数据反映等实时上传系统,实现了数据共享,提高了工作效率,提升了企业管理的严密性。

在11月份,雷士便劈出了华丽的“三板斧”。一是在东部浙江,雷士与江山市政府达成展战略合作协议,雷士将投资10亿元人民币建立一个电光源产业基地,帮助江山市打造“中国电光源之都”;二是在西部重庆,雷士与荣昌县政府签署投资协议,雷士将投入5亿巨资在荣昌打造“西部最大照明电器工业园”。而与此同时,为帮扶自己的经销商渡过经济难关,同时也为加速行业整合,雷士慷慨解囊,向渠道商提供2亿元的市场授信额度。

原材料上涨、劳动力成本提升等一系列因素使的企业生产成本大幅提高。为此,公司加大了技术革新,通过提高产品的合格率来降低企业的生产成本。通过对每一道生产工艺中出现不良产品进行分析,并及时采取合理的调整和改进,逐步克服了人工、动力供给等众多因素和细节问题产生的缺点。从以往83%的合格率提高到89%的合格率,而国际上节能灯行业合格率标准是70%。

当下之势,几乎每家企业都为资金链而苦恼,而雷士却以资金为武器“东征西讨”,频频出招。国内照明行业中能在短时间内劈出如此势不可挡的“三板斧”的企业,显然不多。在经济繁荣期,即使某些大企能勉力做到,但在目前,必定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雷士在非常时期劈出的三大“板斧”,即强壮了自身,也壮大了追随自己的队伍,为其“东征西讨”打下了坚实的根基,也进一步奠定了其在行业内的大佬地位。

在提升产品合格率的基础上,公司还积极进行科技创新,开发新产品。为了有效解决螺旋灯涂粉产生黑影的共性问题,公司研究出了横向水性滚涂法涂粉,开发涂粉设备,有效解决螺旋灯管壁底部黑影的问题,提高了光效、节约了能源、提高整灯的美观度,增加了螺旋灯的卖点。目前,公司又着手研制7mm管径T2节能灯的开发,此灯开发成功后可以节约材料,外型上更为紧凑,可以广泛应用于室内装潢,有利于占据更多层次的市场份额。

而雷士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快速打出重量级的组合拳,这与其上佳的销售业绩和盈利能力是密不可分的。这也拉近了其“第一品牌”梦与现实的距离。《羊城晚报》最近刊出的与雷士相关的报道即指出:“销售业绩快速增长50%,年底将达到30亿元的产值目标,雷士,成为国内市场第一大品牌之梦在今年已经实现。”

公司在提供体术服务,利用上海复旦大学电光源研究所技术力量和现有先进检测设备,帮助照明电器企业开展共性技术服务,并对没有条件企业提供产品质量检测。现在公司拥有光源试验室、整灯试验室等多类型实验室,为企业提供国内行业先进水平的检测、试验的同时,企业还将与今年12月底挂牌成立挪威国际检测中心,届时,宇中将可代表国际权威开展节能灯技术检测。

雷士的第一大品牌之梦是否已在今年实现,仅凭其公布却没证实的业绩增长率和产值规模或许还不能下定论。但它公布的销售规模、产值规模和业绩增长率在国内当是无出其右者,至少在目前国雷士总裁吴长江在“2008第七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也曾如此说道,到今年我们的销售规模做到40亿,从销售规模和产品品种讲,我们应该是行业里面,在中国的行业里面算最大的。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还计划在今后一段时间内开展环保技术的升级。将斥资600万元引进德国废料回收设备,全部投入使用后,将对高虹地区乃是周边乡镇节能灯生产废料进行回收利用,不仅可大大降低有毒有害物质随意堆放造成的环境污染,也可对废料进行分类回收,产生经济效益。

虽然雷士的这种最大,吴长江也只是以模棱两可的“应该”来加以定义,但只要不出意外,雷士若能一直维持着既有的发展速度,它离真正的老大地位应该已经不远。

编辑:LC-HY

撰写/编辑:中国照明网 墨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