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行业则是时代必然的衍生物,对于无法避免在高温场合安装使用的传感器设计方案

图片 1

充电桩到底是不是基础设施?

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海洋环境安全保障”重点专项“海洋生物化学常规要素在线监测仪器研制及产业化”项目仪器详细设计及海上试验大纲评审会在安徽合肥顺利召开。
项目责任专家,项目承担单位中科院合肥研究院副院长刘建国、部分项目负责人以及课题负责人、课题骨干等30余人参加了会议。会议由中科院合肥研究院任启龙副处长主持。
刘建国代表项目承担单位致欢迎辞,并对各位专家的大力支持表示感谢。评审专家组组长彭晓彤研究员主持了项目相关仪器详细设计及海试大纲评审工作。各课题负责人分别对海水COD在线监测仪、海水叶绿素在线监测仪、海水溶解氧在线监测仪等工程样机的详细设计,以及项目相关工程样机与原理样机的海上试验大纲进行了详细汇报。与会专家认真听取汇报后,针对项目相关仪器详细设计及海试大纲进行了深入交流并给予了宝贵建议。
专家组一致同意通过项目海水COD在线监测仪、海水叶绿素在线监测仪、海水溶解氧在线监测仪详细设计评审,以及“海洋生物化学常规要素在线监测仪器研制及产业化”项目2019年海上试验大纲评审。建议针对海水实际应用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做好预案,尽快编写海试方案,并加强海上试验集中管理。

影响位移传感器使用的主要环境因素

在安装及使用过程中,外界环境因素对位移传感器性能及使用寿命有不可忽视的影响。如何减小或者消除外界因素对传感器测量精度、稳定性及使用寿命的影响,是工控设计人员需要关注的问题。对应用场合环境因素进行全面分析与调查,并依据性能指标选择合适的传感器,可有效提高设计方案的质量,减少后期使用过程中出现的异常问题的发生。

常见的影响位移传感器使用的主要环境因素有:

1、温度

工作温度范围是决定位移传感器品质的一个重要性能指标。在正常温度范围内,较低的工作温度可以降低传感器电子电路的功率损耗与寄生损耗。但是如果工作温度过低,传感器的各个组件的机械性能会发生剧变。各种型材及零部件的冲击韧性严重降低,部分塑料配件会产生破损;锡焊合金会产品裂纹或碎成粉末;铸铁或者合金会变脆。温度过低,也会造成芯片在额定工作电压下无法打开其内部的半导体开关,导致传感器无法正常工作。如果工作温度过高,以半导体材料为主要元件的传感器电阻率会快速升高,传感器工作时产生的热能加大并且很难散发出去,会造成传感器电气性能改变、噪声增大等不利影响。长时间在高温环境工作,传感器的各个元件会加速老化,使用寿命缩短。工作温度过高,还会造成传感器涂覆材料或者填充材料融化、焊点开化、弹性部件内应力发生结构变化等异常问题。对于无法避免在高温场合安装使用的传感器设计方案,应做好相应的隔热或者降温措施,减小高温环境对传感器性能与寿命造成的影响。

2、粉尘与湿度

粉尘具有使位移传感器内部元件接触不良的风险,潮湿的环境则容易造成传感器电子电路短路。工业自动化系统是水、油、电、气高度集成的现代化生产、测量、控制系统,应用现场通常比较复杂。不同种类的传感器密封方法存在较大的差异,防护等级也各不相同。常见的密封方法有:焊接密封、密封胶填充密封、橡胶垫机械紧固密封与充氮密封等。对于室内干净、干燥环境下工作的位移传感器,可选择橡胶垫机械紧固密封或者密封胶填充密封;而对于在多粉尘场合使用、潮湿环境使用或者露天使用的应用场合,应选用焊接密封或者充氮密封的位移传感器。

3、腐蚀性介质或者易燃易爆介质

如果工作现场存在着腐蚀性介质,位移传感器在安装使用过程中应做好防腐蚀措施,防止外界腐蚀造成传感器结构受损或者电路短路。位移传感器常用喷塑的方法获得不错的防腐蚀性能。对于有易燃易爆介质存在的场合,则必须选用防爆型位移传感器,传感器防爆等级应根据易燃易爆介质选择,安装使用过程中也必须严格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规范操作。

4、电磁场

外界较强的电磁场可严重干扰传感器性能,影响传输信号质量。位移传感器在安装使用过程中,必须避开大功率电源、射频信号源和其他有噪声的传输线等。如果无法避开,应加装专门的电磁屏蔽装置或者滤波设备,防止外界电磁信号干扰传感器正常使用。咨询请联系www.xmsensor.com王春燕

2019年4月28日

一旦充电桩作为基础设施的政策得到实在地落实,该行业也许才会进入真正的红利期,而现在已经得到政策回应。

“如果充电桩是基础设施,就需要带有半公益性,配套的政策补贴就要落地。但如果能够做到充分市场化的,则无法纳入补贴政策,即使纳入也很难落地。”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建司副司长赵泽生近日在中国充电服务市场会议上表示。

当下,是汽车电动化的时代,充电行业则是时代必然的衍生物。据中汽协发布数据,2018年纯电动汽车产销分别完成98.6万辆和98.4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47.9%和50.8%;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8.3万辆和27.1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122%和118%。

愈发庞大的电动汽车保有量将催生愈发庞大的充电服务市场,理论上来讲的确如此,政策上的声音同样如此。然而据业内人士分析,时至今日,目前没有一家充电桩企业是单纯依靠充电服务来实现盈利的,大都是靠企业其他业务板块的盈利来支撑充电桩业务。

为何被称为基础设施的充电桩迟迟无法盈利,为何众多的汽车充电服务商倒在“跑马圈地”的路上,亦或许,充电桩本就没有获得“基础设施”的资质?

从“设施”到“基础设施”

数年时间,从政策层面来看,经历了“充电设施”到“基础设施”字眼上的转变,意义也就发生了变化。

2012年,国务院印发《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年),提出要科学规划,加强技术开发,探索有效的商业运营模式,积极推进充电设施建设,适应新能源汽车产业化发展的需要。

2014年,国务院又印发了《关于加快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的指导意见》,在加快充电设施建设方面,提出要制定充电设施发展规划和技术标准,完善城市规划和相应标准,完善充电设施用地政策,完善用电价格政策,推进充电设施关键技术攻关,鼓励公共单位加快内部停车场充电设施建设以及落实充电设施建设责任。

从2015年开始,字眼则发生了变化。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电动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并提出目标:到2020年,基本建成适度超前、车桩相随、智能高效的充电基础设施体系,满足超过500万辆电动汽车的充电需求;建立较完善的标准规范和市场监管体系,形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充电服务市场;形成可持续发展的“互联网+充电基础设施”产业生态体系,在科技和商业创新上取得突破,培育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充电服务企业。

“比如燃气站作为基础设施,其政策是落地的,土地是政府划拨,但是充电行业作为新兴产业在快速发展中,但是其关于基础设施的政策仍未有实在地落实。”赵泽生坦言。

基础设施意味着什么?

所谓基础设施,是指为社会生产和居民生活提供公共服务的物质工程设施,是用于保证国家或地区社会经济活动正常进行的公共服务系统。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电动汽车充电桩行业发展前景预测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统计数据显示,2012-2018年,我国电动汽车充电桩数量处于逐年增长趋势,2012年我国电动汽车充电桩数量仅仅达1.8万台,2016年后进入爆发式增长期,我国电动汽车充电桩数量达到14.1万台。到了2017年我国电动汽车充电桩数量增长超20万台。图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