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又不失共性的能源问题

摘要:6月10日电
据日本放送协会(NHK)10日报道,在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沉积熔毁核燃料的安全壳内部水位约为30厘米,是
–>

摘要:专访英国下议院能源及气候变化特别委员会主席蒂姆叶奥在这个高度全球化的时代,各国都面临既具个性,又不失共性的能源问题,在若
–>

摘要:6月2日,阿根廷最新的一台核电机组阿图查2号机组预计于60天之内达到临界状态,实现并网发电。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C
–>

6月10日电
据日本放送协会(NHK)10日报道,在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沉积熔毁核燃料的安全壳内部水位约为30厘米,是迄今为止推测水位高度的一半左右。

——专访英国下议院能源及气候变化特别委员会主席蒂姆·叶奥

6月2日,阿根廷最新的一台核电机组—阿图查2号机组预计于60天之内达到临界状态,实现并网发电。

据悉,在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因核事故而熔毁的核燃料穿透了核反应堆底部,落入安全壳下方,但详细情况不得而知,有关方面从本月开始向安全壳内部投放水位计和温度计进行了调查。

图片 1

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CristinaFernándezdeKirchner)及阿根廷计划部长胡里奥?德维多(JuliodeVido)通过视频会议宣布,阿根廷核监管机构(AutoridadRegulatoriaNuclear)已向阿图查2号机组颁发许可证,允许其投入核电运营。德维多仪式性地启动了功率为745MWe的加压重水反应堆(PHWR)含硼重水的注入过程。中子吸收剂硼元素将从重水中逐步提取,直到开始发生受控的核链式反应及反应堆达到初次临界。此后不久预计将实现并网发电。

调查结果显示,安全壳内部水位约为30厘米,是前年使用内窥镜调查时的一半左右。前年调查时,有关方面推测认为水位高度为60厘米。

在这个高度全球化的时代,各国都面临既具个性,又不失共性的能源问题,在若干能源细分领域有着共同诉求的中英两国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6月2日,英国前能源部长、现任下议院能源及气候变化特别委员会主席蒂姆·叶奥,在英国大使官邸接受了《中国能源报》记者的独家专访,畅谈中英两国或独有,或共存的那些能源问题。

阿图查2号机组项目原设计堆型为德国西门子的PHWR,经过13年的建造期后于1994年暂停。2006年,阿根廷政府决定将该项目纳入价值35亿美元的国家核能产业战略规划中完成建造,反应堆设计对阿根廷而言是独一无二的。

东电方面表示,安全壳内部温度为35度左右,因此核燃料应当处于稳定的冷却状态,但是否完全浸没在水中,还无法断定。

中国能源报:在民用核能领域,英国是先行者之一,你们曾建设运营了世界上第一座商用反应堆,却并未像法国一样继续发力。现在随着北海油气的衰落,核电在英国将扮演何种角色?

燃料装载始于2012年12月,与此同时业主兼运营商阿根廷核电公司(NA-SA)开始调试试验,一直持续到2013年。

安全壳内部有一个很大的管线,与水位高度几乎相同,东电方面认为,冷却水有可能通过这一管线流入”压力控制室”,其后又从压力控制室的某一破损处流入厂房地下等。

蒂姆·叶奥:我们认为核电是能源结构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今天的英国非常依赖进口天然气,但我们非常关注能源的供应安全,不希望过多受制于市场波动,所以核电在英国仍将扮演重要角色。好消息是,英国的民众支持核电,与之相对应的是,英国拥有非常漂亮的核电安全运行记录。目前英国的核电占比在18%左右,但大部分现役核电站已接近退役年限,为确保供应稳定,急需融资开建一批新的核电项目,首当其冲的就是欣克利角(Hinkley
Point)C核电站。

阿图查2号机组是阿根廷的第三个核电站,其他两个分别为1974年投入运行的阿图查1号核电站,功率为335MWe,以及1983年投入运行的恩巴尔斯(Embalse)核电站,功率为660MWe。今年早些时候,阿根廷国内设计研发的25MWe的小型压水反应堆原型堆CAREM-25开始建造。场址毗邻阿图查核电站。

福岛第一核电站打算对安全壳的破损处进行修补,在注满冷却水的情况下,将核燃料取出。

中国能源报:中国两家核电企业也在参与由法国电力集团(EDF)承建的欣克利角C项目,能否透露一下最新的合作进展?

东电方面将对核燃料的状态和压力控制室的具体破损处进行详细调查。

蒂姆·叶奥:这个项目正在等待欧盟委员会的审核,以确定它是否符合欧盟国家援助条例,这个流程比较繁杂。我同EDF方面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不出意外的话,未来几周内就会获批。这个程序走完后,EDF将确定最后的项目融资结构,这将是中国企业积极参与的环节。在此之前,EDF已同英国政府就项目的协议电价达成一致,以确保这个合同期限长达35年的项目有稳定营收,我相信这对投资者有足够吸引力。

其中,2号机组的破损处可能在安全壳下方的压力控制室的某个地方,但具体位置尚不清楚。1号和3号机组虽然发现了核污水泄漏的场所,但不能排除其他地方也有破损的可能性。

中国能源报:中国正在重启沿海核电项目建设,但颇受争议的内陆核电依然没有动静。您如何看待内陆核电建与不建的争议?

关于熔毁沉积的核燃料,目前在3个机组均未发现任何踪迹,有关方面准备使用搭载了摄像机的机器人等,通过各种方法进行调查,现在正在进行相关准备。
 

蒂姆·叶奥:英国目前还没有内陆核电站,现役的机组都位于沿海地区,但这并非出于安全原因,主要是考虑到核电站对水的巨大需求。与此同时,英国的国土面积比中国小得多,也没有在内陆建核电的需求。但是我认为,无论沿海还是内陆核电站,都能够安全地修建和部署。

中国能源报:福岛核电事故之后,为何以保守著称的英国人没有像德国人一样,挺核态度出现逆转?

蒂姆·叶奥:这的确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福岛核电事故爆发后,欧洲人反应强烈,德国直接放弃核电,但英国人对核电的支持几乎没有出现变化。更有意思的是,英国极少数反对核电的人,都住在远离核电站的地方,而那些居住在核电站附近的人,反而支持核电,因为他们看到核电是清洁而安全的,同时创造了很多高薪的工作机会。我认为,产生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在于,英国的核电监管体系已建立了足够强大的公信力,经过数十年的发展,英国人深信,他们的监管机构有能力确保每一个获准运营的核电项目都是安全的,过去的安全运行记录更加深了这一印象。

中国能源报:去年传出消息说,英国即将启动页岩气开发,但今年以来再无更多进展,出什么问题了?

蒂姆·叶奥:跟核电相反,公众对页岩气开发的反对声是比较大的。我要强调的是,页岩气的开发技术没有任何问题,只要监管到位,水力压裂法(Fracking)是绝对安全的,而英国油气开发的监管工作一直很出色,我们还单独为页岩气开发制定了一套监管体系。我所在的委员会也做了两次调查,积极吸取美国页岩气开发中的经验教训。尽管目前英国的页岩气开发出现了“暂停”,但我相信会很快启动,我本人也在敦促政府尽快做出决定。

中国能源报: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日前大幅下调了加州Monterey页岩油储量,业界为之唏嘘,加之北美页岩气早已有之的高减产率困扰,唱衰页岩资源的论调又回来了,您的看法是什么?

蒂姆·叶奥:直到钻井开动,我们都无法知道真实储量,例如波兰曾被认为拥有巨大的页岩气储量,但开始钻探后却发现,实际数据远没有那么乐观。上世纪北海油气持续高产期间,英国一度是个油气净出口国,现在大概50%的天然气需要进口,因此开发本土资源变得非常重要。我认为,即便页岩气的规模没有达到某些人的预期,即便它的产能不大,也依然值得开发,因为它可以减少对外依赖,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

中国能源报:上月下旬,拉锯10年的中俄天然气协议终于签署,这将是俄罗斯管道气第一次进入亚洲。在您看来,这份协议的签署对国际市场,特别是欧洲,将产生何种影响?

蒂姆·叶奥:这个大合同对中俄都是好事,或许将来中国从卡塔尔等产气国进口LNG的需求会因此略有下降,这对欧洲来说是好事,因为欧洲一直是全球天然气的重要买家。目前德国和东欧都非常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英国要好些,我们的进口气主要来自挪威。乌克兰危机是一个短期政治事件,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不会快速消失。

中国能源报:去年有消息说,英国的天然气库存正在告急,不排除出现大停电的可能,这是真的吗?

蒂姆·叶奥:去年英国的天然气库存确实出现过历史最低水平,但我个人认为,不会出现所谓的大停电,因为过去4年来,英国已经在LNG进口方面进行了足量投资,未来随着核电和页岩气的供应跟进,这种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另外需要注意的是,目前对用电需求侧的管理技术已有大幅提高,我们可以准确预判需求的波峰波谷,同时做出快速而有效的调整。

中国能源报:英国正在运营全球最大的碳捕捉和封存技术(CCS)示范项目,这个技术距离商业化应用还有多远?

蒂姆·叶奥:CCS距离商业化应用还有一定距离,关键还是如何解决成本问题。我认为至少要等到2020年,才能实现商用。同可再生能源一样,我们需要制定一个合适的激励政策,让CCS运营商有利可图。

中国能源报:在能源领域,中英两国互有哪些投资机会?

蒂姆·叶奥:英国拥有优秀的投资环境,中国的投资者在这里可以发现很多投资机会,例如核电和可再生能源,另外在传统的天然气发电方面,我们希望吸引到大量投资,以拉动能源基础设施建设,非常欢迎中国参与其中。接下来几年,这些领域的投资需求将达数千亿英镑。反过来,英国拥有先进的海洋技术和研发实力,我们在CCS、碳交易、气候政策方面也拥有丰富经验,这些也是中国感兴趣的领域,我们期待同中国有更多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