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电力公司发布消息称,国际原子能机构副总干事亚历山大•贝奇科夫9日表示

摘要:中新网6月9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9日报道,东京电力公司发布消息称,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水处理设备多核素去除设备(ALPS)三套系统中的
–>

摘要:5月21日,福井地方法院正式判定大饭核电站不得启动。2011年福岛核事故后,日本民众对核电站安全性产生了广泛质疑,政府宣布对日
–>

摘要:【环球网报道 记者
周旭】据俄新社6月9日消息,国际原子能机构副总干事亚历山大贝奇科夫9日表示,到2030年中国和韩国将成为世界
–>

中新网6月9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9日报道,东京电力公司发布消息称,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水处理设备“多核素去除设备(ALPS)”三套系统中的A系统日前恢复试运行。

5月21日,福井地方法院正式判定大饭核电站不得启动。

【环球网报道 记者
周旭】据俄新社6月9日消息,国际原子能机构副总干事亚历山大•贝奇科夫9日表示,到2030年中国和韩国将成为世界上的核电大国。

B系统此前已恢复,仍在停运状态的C系统也将于19日恢复运转。

2011年福岛核事故后,日本民众对核电站安全性产生了广泛质疑,政府宣布对日本境内核电站进行全面的安全检查,至2012年5月5日,日本50座商用核电机组全部停运,日本进入“零核电”状态。

贝奇科夫在“核电博览会-2014”期间发言说:“(核电装机容量)增长最快的是远东地区,首先是中国和韩国,我们预计装机容量最大增长程度是从目前的83吉瓦增长到268吉瓦。增长幅度相当于两倍半”。

因去除核污水中碳酸盐的过滤设备失灵,ALPS的B系统3月18日停运,之后A和C系统也出现相同问题陆续停运。

然而随着夏季用电高峰的到来,日本多地出现电力缺口,使得业内普遍认为日本“完全废除核电不现实”。2012年7月1日,日本关西电力公司在完成必要检查后重新启动了大饭核电站3号机组反应堆。这是2011年3月福岛核事故后,日本首次重启因定期检查停止运转的核电机组,标志着日本“零核电”状态在执行约两个月后宣告结束,被外界普遍理解为日本选择重新使用核电。

他还指出,东欧也将出现核电装机容量大幅增长。东欧目前装机容量为48吉瓦。到2030年增长到124吉瓦,增长幅度达一倍半。

经检查原因是过滤设备的垫圈受辐射影响劣化,东电已更换了抗辐射材质的垫圈。
 

但大饭核电站宣布重启以来,遭遇来自日本民众的多次抗议。此时福井地方法院对大饭核电站做出的判决,让日本核电政策愈发进退维谷。

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数据,2014年全球正在修建72个发电机组,比2013年多出10个。根据该机构最高预测值,2030年全球核电装机容量达到727吉瓦,比目前增长一倍。
 

当地民众:

安稳生活比经济效率重要

日本虽是个贫富悬殊并不大的国家,但也有经济相对落后的地方。

东京向北100多公里,便是发生了核电事故的福岛县,而大阪向西200余公里,便是核电站特别集中的福井县了。长期以来,福岛与福井一直是劳动力出口的大县,经济相对落后,而县内的重要产业便是核电站。

如果开车从东京或者大阪出发,向福岛或者福井驶去,就会看到,在快要到达核电站的地方,公路会变得特别好,路边的风景也会美好很多。核电站的建设滋润了地方经济,也让劳动者有了就业的场所。

“我自己也是福井人,我深知除了核电站,我的家乡就找不到什么能赚钱的工作了。”日本经济产业省一位高级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特约记者说。在福井县沿海地区,人们能看到和福岛一样的景色,一座座核反应堆连成群,反应堆厂房泛蓝的颜色与大海、群山十分和谐,原本未给当地居民以危险的感觉。

然而福岛核事故使当地居民对核电站的安全性产生了怀疑,事故发生后,福井当地居民开始要求核电站对地质情况做调查,评估核电站能否经受得住大地震。另一方面,当地居民也开始用法律手段,希望法院给出禁用核电站的判决。

5月21日,福井地方法院正式判定大饭核电站不得启动。

虽然这天电力公司并未派人来听取判决结果,被告人空席,但法官宣读了裁判结果:“核电站不得启动!”法官并没有直接谈“大饭”,应该说这是对日本核电的一个重要判决。

法官谈道,福岛核电站发生事故后到目前为止造成约15万人无家可归,核事故虽然没有造成人员的直接死亡,但附近居民等有60余人受核电站事故的影响,最后死亡。“核电技术的危险性与所造成的伤害,毋庸置疑。”法官说。

法官认为,核电站依旧有造成相似事故的危险性,法院如果回避做出判断,这将是法院放弃对重要责任做出判断。“人的生存权利,绝非能用电费的高低来衡量。把两者混为一谈,是法律所不能允许的。”法官说。

福井居民对核电站安全性的怀疑,来源于福岛核事故中暴露出的诸多安全隐患。

福岛核事故发生后,《中国经济周刊》特约记者曾先后十余次去福岛县采访,日本政府在对事故一线指挥的企业高管、政府官员调查后,发现企业在事故处理上存在诸多问题,对核电事故的处理,往往超出政府的控制力,而其后果又非常严重。

在大地震后,福岛核反应堆停止运行,需要供水降温,原福岛核电站站长吉田昌郎命令员工有序向后撤退,撤退到辐射较少的地方去。但传达命令的人,将“撤退”变为“逃亡”,人们脱兔般地撤退到了10公里之外的第二核电站,因为那里未遭受海啸的袭击。

“结果造成处理核电事故的人数绝对不足。”吉田站长说。

日本政府:不愿放弃核电

日本民众看到福岛核电站造成的对日常生活的巨大影响,从安全的角度坚决反对核电站重启。每到周六晚上,去首相官邸门前呼吁停用核电站的运动,到现在已经超过100次了。尽管最近去的人开始变少,但依旧有不少人带着孩子、家人来参加。

此次日本地方法院的司法判断,从法律的层面给重启核电站做出了违法判决,让日本国内废核、零核的声音越来越大。

日本核电何去何从,与日本的电力消费有着重要关联。在日元汇率大幅度下调后,日本出口并未增加,其国内电力消费在下降,今后随着老龄化的进一步增加,对电力的使用只减不增,维持核电站在经济上的意义更加难以说服人。

然而与日本民众反对核电的声音不同,学界更多的是迅速启动核电站的声音。日本原子力学会对福井地方法院的判决结果十分不满,“法院对科学技术做出的判断以及法院追求零风险的思维方式,都很不恰当。”该学会发表声明说。这个学会由7500名专家组成,现任日本原子力规制委员会委员长的田中俊一,曾经是这家学会的会长。

与此同时,政府也不愿完全否定核电技术的发展,据了解,日本政府正大力向越南、中东、美洲等地推荐日本的核电技术,一座核电站的建设将为日本带来数千亿日元的业务,带来数十年的维修保养工作,与以往的家电业务有着巨大的不同。

《日本经济新闻》等日本主流媒体也发出了强烈批评地方法院的声音,主张继续保有、使用核电站的声音在日本依旧非常的强大。